09-03-12

再一次走田間小路

老公下班回到家,建議走著去弟弟家,沒事溜達一圈,也為了鍛煉身體。珵栱厝俥我同意了,說去就去,也好長時間沒見弟弟了。自從倆老人不在了,除非鬼節的時候給老人上墳,沒事的話,就很少走娘家了。
初春的天氣還有點涼涼的,輕輕的北風吹到臉頰感覺絲絲的寒意。下午五點多鐘,正是夕陽西下,太陽已經失去了白天的暖意,懶懶的在西天徘徊著,留戀著白天的喧器和暖烘烘的體溫。這個時節,麥苗還沒返青,草芽還在大地的懷抱裡孕育生命,路旁的樹木也還沒有抽芽,儘管是初春,曠野依然顯得荒涼淒然中醫減肥
迎著慘淡的夕陽,接受著寒風的侵襲,兩個人有說有笑,大步丈量著腳下的路。步行嘛,不想走大道,車來車往的怪嘈雜,就選擇了小路,圖個清淨不說也可以少走點路。多少年沒走田間的小路了,因為少有人走,坑洼不平,更少不了塵土,沒走多遠,鞋上和褲腳上就沾滿了灰塵。現在一色的泊油路,就連鄉間的小路,村子裡的街道都是泊油路面了,這田間小路只是收莊稼的時候才走,平時誰還光顧啊。所以此刻,感覺特別的新鮮和親切。似乎又回到了從前,那風裡雨裡,土裡泥裡在田間滾爬的光景:有多少次,收莊稼或者澆地,先是滿載的地排車,後來是滿載的拖拉機,因為下雨,泥濘了田間小路,車子陷進了泥濘里拉不出來,費好大的勁,到村里叫來幾個壯勞力才能把車子從泥裡弄出來。
想想那時候,莊稼人真是辛苦,搶收、耕種、澆水,什麼都要人力,整天起早貪黑,累死累活,哪像現在,幾乎全部實行了機械化,不用打場了,更不用攆著牲口犁靶地了,連牲口都不餵了。現在做農民真是享福了,只要手裡有錢,糧食給送到家裡,種子給種到地裡。可惜十幾年不種地了,內心裡還真有點懷念。
回娘家的路,走了二十多年,雖然十幾年沒走這條田間小路,但依然記憶猶新,到什麼時候都不會忘記。這條小路,一直通往娘家的村莊,是以前走娘家回婆家常走的路,可是現在,有寬敞的泊油路自然不走田間的土路了。因為一個冬天的地凍風化,又很少有人走,路面陰濕浮土蓬面,沒人走過的樣子。老公認為一定是不通的。 “怎麼會不通呢?都走了多少年了。”“你多少年已經沒走過了,誰知道還通不通?”老公心裡沒底,非得走另一條路。 “沒事,不管多少年不走,我也認定這條路是能夠通到娘家門的。”“你就是犟,不通了再走回來天可就黑了。”老公在身後一個勁的扯後腿,我儘管走自己的,讓他放心的跟著走就行禿頭
果然看到前面的小橋了,老公這才放下心來:“看不出,記性還真不錯呢。”“這是說哪裡話啊,回娘家的路能會忘記嗎?”我認真的說,心裡感覺沉沉的,有種無法擺脫的情感在心裡縈繞著,娘家,自己永遠的根!雖說是嫁出去的女兒,但依然是生養自己的家。
過來小橋再走一段,村前的這塊地裡,我看到父母的墳,心裡突突的疼起來,默默地念叨:“爹,娘,您老在那邊還好吧?女兒會常回來看您的。”眼睛裡濕濕的,真的不想讓老??公察覺,他一勸說的話,我恐怕自己克制不住會哭出來。就因為這樣,就盡量不回娘家來,心疼了,再也得不到爹娘的安撫了,會更加的難過。
前面就是弟弟的家了,回首身後的田間小路,感慨萬千:“溫馨的小路,我還會記得再來的。”

維曼默宮的開放時間為每天上午8:30 至15:30。現有免費的導遊服務。菩提寺(臥佛寺) (Wat Pho) 這座舉世聞名的寺廟位於泰皇皇宮的南方,它是泰國國內規模最大也最古老的佛寺。這座佛寺到今天算來已經有二百歲了曼谷自由行

08:15 Gepost door yyysam yyy | Permalink | Commentaren (0) |  Facebook |

De commentaren zijn geslot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