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5-14

滴落在這流觴的雨水里。

好像已經很久,真的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寫日誌了,沒有像這樣邊喝著奶茶邊寫日誌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傷感還是鬧心,總是感覺有怒不可釋放有恨不可發洩。在瀰漫著暖暖香味的空間,伴著鋼琴敲打出的優美旋律,穿梭於陰晴圓缺的時光中,陶醉在悲歡離合的情感中,還腦海一片風平浪靜植眼睫毛,還心靈一片淨土。若是有緣,時間、空間都不是距離;凡事不必太在意,更不需去強求,就讓一切隨緣吧逃避,不一定躲得過。

  內心的質問

有的人跟別人講話的時候總是下意識的用手把嘴或者其他地方遮蓋住,這種人一般很難從心裡接受一個人,或者信任一個人。那時的我,曾經決定,我再也不想談戀愛了。不知何時,留給自己一個人的時間少了,不知何時,曾經那麼多的愛好離我遠去。與其說是習慣了在自我編織的夢境裡不斷地自我安慰,還不如說是習慣了獨自一人慢慢欣賞、慢慢咀嚼那些與雨有關的回憶。

思是一種痛,念是一種苦,最難受的思念,不是對方不知道你的思念,你流星般的生命,流星般的愛情,留給我的卻是恆星般的思念和痴迷。當五彩斑斕的夢穿越現實變成了夢想,我選擇了無言,於是我開始懷念!默默地,匆匆時光帶走了大好年華,暮然回首,曾經那如打了雞血般的青春,留下的不過是幀幀回憶。

遠方救世軍卜維廉中學,一個極其黯然的詞語,是我今生無力抵達的地方。於是選擇小憩,品一杯清泉,做個如蘭的女子,淡看花開花落雲卷雲舒。誰沒有受傷的時候,只是淚水壓在心底,可不可以不這麼傷感,可不可以不這麼善良?傍晚的廣場上,各種人各種音樂製造出各種嘈雜的聲音,多情的人很濫情,或許我就是那種人,但也不至於如林黛玉般,花落哭花又葬花,事實上我沒有那麼矯情。

不經意,你已變得如此憂傷,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我已經學會了為自己療傷。我最想不到的是你的心也因此被束縛,那帶了刺的勾,把你牢牢地勾住。 心被思念孚虜。流逝的歲月,斑駁了我們的容顏,除了那段美麗的相遇,還一直刻在心扉裡,好多好多的往事都模糊在這夜的盡頭,都滴落在這流觴的雨水里Neo skin lab 介紹人

05:40 Gepost door yyysam yyy in Blog | Permalink | Commentaren (0) |  Facebook |